网站首页   公司简介   出版资讯   图书出版   设计印刷   成果展示   网站书店   海东出版   走进海东   海东文苑   留言板   其他业务   联系方式
信息内容

湖畔哭声
作者:admin  来源: 本站原创  点击数:1811  更新时间:2008-12-16

  湖畔哭声

    肖 乾

      济南城里到处淙淙地流着小溪,也流着成群低声叹息的难民。大明湖又荡漾起秀逸的秋色了,尖长的蒲叶迎风摇摆。翠盈盈的千佛山依然矗立在那里,只是湖畔失却了它往日的宁静。张公祠、铁公祠、汇泉寺,一切为文人雅士吟诗赏景的名胜,都密密匝匝地挤满了人。这样狼狈褴褛的人当然不是游客。他们不希罕观看湖色和远山的倩影。他们直瞪着饥饿的双眸,张着乞援的胳膊,争吞着才领到的黑馍馍嚷着要御寒的衣裳。和其他同胞一样,他们也曾有过房住,有过田耕,有过家来温暖他们劳作的身心。但横暴的黄河红眼了,它夺取了他们所有的一切,还逼他们爬上门框、炕沿、屋顶、墙头甚至树梢,威胁着要他们的命。他们不服;连着几个昼夜,老少合力担土负石,拼命想堵上决口,为生存而抵抗自然。但是没有政府支援,民力毕竟有限。孤单散漫的人力就越发微弱了。终于,他们张着两只泥污的手,溃退了下来,落魄到这座大城里。

      拐过一个土墙角,我听见了一片噪杂的啼哭声。引路的友人说:“这里便是收容所”!

      时候是大早,深秋正用澈骨的冰冷提醒着人们隆冬之将至。收容所门前挤满了才逃上来的难民。他们几乎颤抖成一团,胸上写着号码的白布条迎风飘动着,也随着那些瘦弱身躯颤抖。孩子们无力地跺着小脚丫,“冷呀,冷呀”地嚎啕着。那声音是有传染性的,一个孩子可以哭醒许多缩在避风角落里的孩子们。哭,发泄了他们内在的要求,却更增加了冷意。

     一个中年妇人手拉着个赤裸的幼孩,走在人丛的前列,向我大声絮絮叨叨地数落着:“先生,你给俺们想个办法吧。水是半夜来的。俺孩儿光身逃出,俺想秋后水必然退了,可是已经九月了,家还泡在水里。俺这孩儿——”说着,她抱起孩子,竟挡着我的去路:“俺就剩这么一个了!他爹前年给土匪毙了——”

    我迈过收容所的门槛,即刻一股难堪的气味扑鼻而来。那是一座祠堂,堂的中殿和两厢都躺满了裹着破烂的人。我耳边充满了哭喊声。迎门,一个年纪近八十的老太婆正和一个小女孩争着一片破军毡。老太婆由脚步声觉出有人走近,就用朦胧红肿的双眼寻找。她颤颤地嗫嚅着:“你小丫头子,俺这把年纪,夜里冻得睡不着。你抢啥!”

    我踩着残破的席角向里走,多少期盼的眼睛由各角落扑来。作母亲的忙堵上孩子啼哭的嘴,因肚囊空虚而昏睡着的老媪也微微抬起了头。我真感到惭愧,因为我听到一个低微的私语:“乖,放赈先生来了,俺们明儿就有被盖了!”

    天真无邪的孩子!适才还哭闹着呢,听了她妈这无稽的安慰,就又玩起来了。她会哭,可不懂得愁。愁的却是不肯大声哭出来的母亲。我听到她们的交语了,她们是在互相劝慰着。她们用来劝慰的最好材料,便是自身遭遇的凄惨。

    “唉,俺他爹有水膨症,俺弄不动他。爷一共留下了二三亩地,这回给老天淹个净。水来了,俺说不逃,死就死在一块,他爹非叫俺上船。俺这时也不知道他死活呢——”妇人眼圈已经发红,她象后悔逃到这大城里来。这里人多,但寄居在陌生人丛中,她越发怀念那朝夕聚在茅舍下,有时打她,有时疼她的丈夫了。

    “大娘,可哭不得!孩子哭得够惨的,俺们可别凑。愁有啥用啊,大娘,俺还不也是一样!俺他爹上关东卖烟叶子去了,水来时亏了俺舅舅照应。都是命!——命啊!”劝慰着别人的,这时却也垂下头叹息起来。

    靠着圆胖的柱,蹲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。虽然涂满泥迹,她有一张清秀的脸,身上穿着一件过于肥大的衣裳。那必是一件由世界某角落施舍来的,一件成人的短衫作为她的长褂;虽还太长了些,但原来的施与者却绝想不出一件旧衣可以使这女孩引起多少人嫉妒,使这小小生命显得如何活泼。

    我俯身看她:那两只瘦削的手正盘旋在一头蓬乱的苍发丛中,躺着的是一个患病的老太婆。她仰起头,用没有牙齿的口告诉我:“痒得慌,俺这孙女孝顺,她给俺拿虱——”

    靠着门框,一个中年妇人怀里抱个孩子迎上我来。她硬由孩子嘴里拔出正在吮吸着的干瘪奶头,扳过孩子的脑瓜给我看。我不忍定睛看了,遍布那脑瓜的是黏糊糊的脓疮。“俺这孩子是捡的!”妇人告诉我。大水来的时候,她男人把她们都弄到墙头上。她曾经失手把那孩子丢在水里。她哭着摸呀摸呀,水仍在涨。天落着滂沱的雨。孩子过后自己漂上来了。使劲把他小肚肚里的水挤出,孩子竟活了!可是头上长满了脓疮,脸庞黄瘦如饥猴。

    门后面躲着一个少妇,她身上居然有一件齐整的长袄。我一边纳闷她为什么要躲起来,一边照例问道:“你哪里人?”她背过身去了。适才抱着长了脓疮的幼儿的妇人指着她,插嘴说:“大爷,这也是俺庄上的。她出阁才两天就闹起大水,她想她娘家的妈——”我端详一下这新娘子,她耳叶挂着的环圈在颤动着,这时候她已有些呜咽了。

    我怀着一颗沉重的心,踱出收容所的门槛。也许母亲们又撒开了堵在孩子嘴上的手,一片“冷啊,冷啊”的啼哭声由我后面紧紧地追来。秋风吹得蒲叶呼呼地响,湖面似飘着一片愁苦的灰云。

    19349

        (选自《人生采访》一书的《流民图》一文)

      肖乾,蒙族人,1910127生于北京。自幼半工半读。1933年开始发表作品,1935年毕业于燕京大学,长期任《大公报》记者,曾任英国伦敦大学讲师、复旦大学教授。解放后,先后任《人民中国》《文艺报》副总编辑。一生著作丰富,在英期间还曾出版英文著作五种。现为全国政协委员、人民文学出版社顾问。


 

出版资讯
宋登科 主编 《百名扇面集锦...
魏有太 《果核——魏有太诗选》出版
魏勇 《不想说再见》
王照杰 《给女儿的九封信》
兰溪 《蕙园的春天》出版
设计山东省散文学会布艺手提袋
李乃申 主编 《南顿邱村志》出...
张灿玾 著 《琴石书屋文集》出版
张灿玾 编著 《琴石书屋音乐歌曲戏...
出版知识
全国首个咏槐书槐主题展在东营市河口...
“齐鲁首邑 魅力历城”主题征文活...
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
张呈明 :乡野散章
海东出版
谭启峰的长篇小说《村官·士官·月堤...
新印一批画册
专业订制二本、三本小套丛书快捷出版...
书号查询官方网站
 
版权所有: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